八月长安

稻米一粒,腐女一枚,对盗笔的爱不用多说了,有很多很多喜欢的,比如斗破苍穹、洛天伊、赛尔号(超爱雷伊!!!)、青丘狐传说、等等等等等等,光是喜欢的男男cp就有好几十对,有志同道合的欢迎勾搭啊!~

占tag抱歉

就是,有个疑问,为什么那么多旭润的文都是生子的呢??有太太愿意帮我解释一下吗??

簇邪only/我要你爱我

其实就是先来一发测试一下效果,看看这个文风行不行,不行我就改
大体是前期黎簇单箭头中期双箭头后期HE?
ooc可能,还是个脑洞,然而深知自己坑品和文笔的我不敢说这是中长篇,只能先写一点点
时间线设置在吴邪在苏日格家里割掉虫子之后

    今天又是吴小佛爷头疼的一天
    就在昨天中午,吴邪肚子上的伤疼得他实在不能安心地假装看地图制定路线,就打算去外面抽根烟整理整理思绪,结果刚走到骆驼棚后面,就看到黎簇一个人蹲在不远处的沙丘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吴邪眯了眯眼,心说难怪这小屁孩中午不回来睡觉,原来是在这儿。

    吴邪其实一点都不担心对方逃跑,只是怕这小孩到处乱跑指不定又会给他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一想起上次黎簇在马老板面前发疯就头疼,那时候他表面上稳如老狗,实际上在老麦把刀架到他脖子上的时候内心早就把这小兔崽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同时脑子在疯狂思考对策,这可不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虽然知道会有变故,但没想到这小逼崽子这么狠,要不是苏难及时制造混乱,他那时候还真不敢确定马老板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黎簇这小子,从小父母离异缺爱不说,还经常被自己的父亲家暴,从小压抑残酷的环境造就了他多变的的情绪,眉眼又生得极有少年的锐利,虽然平时看着就跟个涉世未深的傻逼孩子似的,又怂又急躁,但真正发起疯来,眉目间散发出来的狠戾和执着就是吴邪也会偶尔有点意外。

  不过黎簇虽然不可控因素太多,但也正是因为他这样与众不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才能成为他计划中的关键,他看的出来黎簇其实很适合这样的环境,但他更应该待在他原来的世界。

    所以如果小孩不听话,吴邪只需要好好开导开导他,自己也不想把他扯进来,只要完成这个计划就可以放他回家去了,自己说服人还是很有一套的,只是现在还需要慢慢来。

    然而局势似乎并不是全都像吴邪想的那样发展,他不知道自己早就在少年身体里种下了一只妖魔,在余下的岁月里,他都需要为了还自己欠下的债,去渡这只妖魔。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样想着,吴邪把早就叼在嘴里的烟点上,不知道是打火机的声音传到了少年耳朵里还是什么,黎簇一下就回过头直勾勾地盯着吴邪,初看时他的目光是不易察觉地在四下乱瞟的,像是不能确定却又不想放弃的在找寻什么一样,可是在锁定了吴邪之后,他的眼神忽然又变得犀利,还有一些复杂的东西,吴邪一下没看通透。

    他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干脆就朝着黎簇走过去了。吴邪假装没有看到黎簇奇怪的眼神,硬着头皮挂着标准的吴老板式微笑走到他旁边目视前方的沙海,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发现黎簇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

    “干什么呢?大中午的不睡觉,是不是想着怎么逃跑啊?”吴邪叼着烟很随意地问道。

    然而话刚出口,吴邪立马就头痛了,因为他看到黎簇的眼神一下就变了,少年眼睛里的狠戾气息扑面而来,黎簇缓缓站起身来狠狠地盯着吴邪,一字一句的开口

    “吴邪,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认为我会跑吗?”

  黎簇比他要高一个个头,蹲着的时候还好,现在站起来,吴邪必须微仰着头才能直视他的眼睛,他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有点不明白黎簇这句话的意思。

    吴邪嘴里的烟头在两人的呼吸中燃得通红,淡淡的烟雾不断的飘向黎簇,在他的耳边消散,看着烟雾对面的他的眼睛,吴邪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不能完全了解黎簇的想法了,黎簇的眼神太过锋利,他看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但吴邪只是愣了片刻的神,就很快移开了眼神,他把头转向另一边,将烟拿下来夹在手里,眯着眼睛开口说道

    “怎么,小屁孩,昨天吓到你了,还没回过神来?”

    吴邪刚抽过烟的嗓音有些微沙哑,声音里还带着点促狭,黎簇听了这话,瘆人的目光变了变,随即低下头收回了那捉摸不透的眼神,他点了点头,有点不明意味的轻轻“嗯”了一声。

  吴邪有点啼笑皆非,小孩就是小孩,身上的锋芒再怎么锋利也不过是一个刚成年的高中生,昨天的场面也确实不是他能接受的,难怪昨天回房的时候一声不吭,今天又半天都不见踪影,原来是还没回过神来。

    不过吴老妈子转念一想,这一切还不都是他造成的,是他威胁人家来沙漠,一路上甚至是逼着人家磕磕绊绊地往前走,下墓的时候也没能考虑到他的幽闭空间恐惧症,很多时候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小孩以这样的状态能走到这已经很不错了,没及时发现他的情绪,也确实有点对不住这孩子,还是安慰安慰他好。

    “昨天那种事情,在这里再正常不过了,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但是你必须习惯,但是在这里,你不会有性命危险,所以你尽管放心,我还是能照顾好你一个小孩的,不过昨天你表现得还不错,还挺能耐的。” 吴邪朝他眨了眨眼睛,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他说出的这番话,既安慰了人家受伤的心灵,又做出了保障,最后还顺带鼓励了他一下,黎簇不接受都不行。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兔崽子非但没接受,还像被突然戳中死穴的鱼一样,猛地一把抓住了他没来得及收回来的胳膊,抬起头狠狠地盯着他,又来了,吴邪心想,这小子是间歇性发神经吗——难道神经病还能传染?

    黎簇死死攥着他的胳膊,一点点慢慢地逼近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等吴邪察觉到这小子不对劲的时候,黎簇已经离他非常近了,他下意识想退后,却显然低估了黎簇的能力,被他将另一只手肘一下子抵住他的脖子把他压倒在地,吴邪脑子里一半惊讶一半懵逼,等到少年急促的鼻息喷到他脸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小逼崽子,你想干嘛?”

    吴邪不慌不忙地问出这句话,同时腿下在蓄力找着最佳攻击的位置,然而黎簇下一句话却让他抬起的腿停住了。

    “吴邪,你有什么资格说能照顾好我?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啊?我看,你才是需要被照顾的那个吧。”

   黎簇说这话的时候,把吴邪的两只手高举过头顶用一只手按住防止他逃跑,另一只手先顺便把吴邪还捏在手里的烟给扔了出去,然后下移到他腹部轻轻按按,吴邪感到一阵压迫感从伤疤上传来,这种感觉不痛,但就是让他不舒服。

    黎簇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盯着吴邪,满意的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讶异,虽然很快,但仍然让他感到自己终于是一个活生生的,能够对他产生影响的人了,而不再是一个处处被计算好的肉票,一个被他了如指掌的小孩。

    吴邪轻轻叹了口气,这小孩原来还是不相信他。

    “昨天的事情其实早就猜到了,只不过没想到来得那么快,我之所以把命交到你手里,就是因为我信任你,而你也做到了,所以我相信只要我们互相信任,就能找到真正的古潼京,然后一起走出沙漠。你放心,我只是请你来帮个忙,就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你的,这次的沙漠之行不会很危险,我既然答应了要带你回家,就一定会做到的。”

    “所以,黎簇”

    吴邪就这么回望着黎簇的眼睛,眼底带着三分沉稳和七分诚恳。

    “我相信你,请你也相信我,好吗?”

    黎簇听了吴邪的话,先是愣了愣,然后又死死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眼角一松,眼底的戾气瞬间散尽,又恢复了平常人畜无害的样子,只是眼角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泛红,他哼哼唧唧地把头埋在吴邪脖子上,毛茸茸的头发垂在下巴周围弄得吴邪很痒。

    “吴邪,这可是你说的,不会很危险了,如果你要是再出什么差错,我可不救你。”

    吴邪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把双手从黎簇手里抽出来,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像安抚一只被欺负了的小奶狗一样拍了拍,然后趁黎簇还没反应过来,猛地一推就把他从自己身上给掀翻了出去,翻身爬起来的时候顺带还补了一脚。

    “我靠,吴邪你有病吧!”

    黎簇猝不及防被吴邪甩出去在沙地上滚了一圈,吃了一嘴的沙子,大腿上还被踢了一脚,等他反应过来吐掉嘴里的沙子之后,对方早已经站起来挂着一个欠揍的笑容在一旁鄙夷的看着他了。

    “小朋友,你还真当我是你妈呢,也不嫌害臊,我可不负责当精神导师安慰人质的心理啊,多大人了,丢不丢人啊?”

    刚刚还说是请他来帮忙,现在又说他是人质,吴邪果然是个老不要脸的。

    黎簇用手抹了把脸,却触到了些许湿润,他怔住了。

    随即他想起当他把头埋在吴邪的脖颈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时,眼前出现的是昨天吴邪满脸痛苦和隐忍时的样子。

    想起的是吴邪因疼痛而颤抖的身躯和紧闭的眼眸

    想起吴邪脑门上滑下的汗滴顺着暴起的青筋流到颤动

    着的浓密而长翘的睫毛上将落未落的样子

    想起吴邪腹部被他亲手划出的,长长的伤疤

    想起虫子被扯出后吴邪不停抽搐挣扎的痛苦模样

    想起后来吴邪苍白的,了无生气的脸色

   他的心脏就被搅得生疼,还有胸腔中仿佛有什么要喷出来,却又被一堵十分复杂的墙给堵住了,可是他不想也不敢表现出来,他只有死死地咬紧牙关,才没让那一声声的吴邪从喉咙里溢出来。

    吴邪看黎簇一个人正在那儿发愣,就勾起嘴角对他挥了挥手。

   “那边的肉票小朋友,我们要回去了干活了,赶紧回来,可别偷懒哦。”

    说完不等黎簇回过神来,转身就走了,顺便把被黎簇扔在一边已经燃了一半的烟捡起来叼在嘴里,只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走之后,黎簇看着他的背影渐渐加深的眸色里,翻涌着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吴邪回到房间之后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他只当这是小屁孩害怕了,既然安慰也安慰了,人看起来也好多了,自然就没事了。

    接下来他还要执行他的计划,这次的沙漠之行虽然早就被他安排好了,但他必须保证他计划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得天衣无缝,马老板那一行人随时都在盯着他,他只有万事小心,又要装得轻松自在,实在是没那么多时间耗费在这小孩身上,他只要保证他听话就行了。

    然而现在吴邪看着面前的黎簇,只感觉当初读费洛蒙的时候蛇咬的一定是自己的脑子,他现在就是一不折不扣的脑残,不然怎么会这么痛?

盖雷《灯火》六,抢救

这章算是爆字数了…吧

六、抢救
  罗杰紧紧皱着眉,医务室里满是刺鼻的血腥味,再混杂着刺鼻的药水味,闻了实在很难受,各种意义上的难受。

  小琳和几个医务赛尔早已经忙出一头大汗,却还在不停的忙碌。

  清洗的水盆换了一盆又一盆,每一盆都被鲜血染得深红。

  医务室里除了赛尔机器人忙碌的脚步声,再没有一丁点的声响。

  气氛异常的凝重。

  罗杰拢了拢身上的军装,他已经在这里守了一天了,战神联盟是赛尔号的朋友,而雷伊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作为赛尔号的船长,他必须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唤来一个赛尔,让他把白墨墨叫过来,赛尔正要走,罗杰想了一想,看了眼病床上被医务赛尔团团围住的雷伊,又招招手让赛尔做自己的事。

  他不想让这孩子看见雷伊现在的模样,他已经够自责了。便迈开步子,亲自去找他。

  走到白墨墨的休息室门口,叩了叩门,没声音,便在门边的显示器里输入特殊密码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

  白墨墨坐在床上,头像的伤已经经过处理,护铁又恢复得完美如初,罗杰进来,他好像没看到似的,一双眼睛无神的望着窗外浩瀚的宇宙。

  白墨墨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只知道当他把雷伊背下小飞船的时候,整个赛尔号都惊动了,开始是一个赛尔看到他,后来那个赛尔满脸惊慌的跑向一边,随即有很多很多的人都跑了出来围着他们,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让他们救救雷伊,就有人把雷伊从他背上接了下来。

  他看到那个赛尔帽子上有一个红色的十字,立刻便有人递来了担架,同时旁边也有人在对雷伊进行现场抢救,他无神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他们把雷伊抬到人群外,他想要开口问,却发现自己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眼前开始逐渐模糊,似乎有人在他面前说着什么,可他一点儿也听不见,意识越来越模糊,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看到船长从另一边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医务室的房间里,身边守着一个小护士,小护士见他醒来了,连忙上前查看他的情况,他向她提出了疑问,小护士一愣,反问他“你连雷伊都不知道?”他也愣住了,他问:“什么意思?”,可是小护士却没有再回答他。后来他没事了,小护士把他送到了休息室,赛小息他们也来看他了,他也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现在赛小息一行正他旁边,他们刚刚已经看过雷伊了,所有人脸上都是一派担忧。

  阿铁打见他进来了,实在闷不住,小声的开口“船长,白墨墨他…”

  罗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他缓缓走到白墨墨身旁,尽量用平稳的语调开口说:“白墨墨……”

  就在这时,白墨墨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船长,雷伊…他怎么样了?!”

  罗杰沉默了一下,他望着白墨墨低下的头,开口说道:“雷伊受了很重的伤,正在尽力救助,具体的情况需要还需要等待。”

  白墨墨没有抬头,小声的开口说:“船长…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是我没用…我…我不知道雷伊他…长官把我送来的时候就叮嘱过我…可是我…”

  白墨墨越说头越低,眼底的灰暗也越来越重,一边的卡璐璐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小声的安慰他说:“白墨墨,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可恶的海盗!你放心,雷伊会好起来的,我们也一定会为雷伊报仇的!”

  白墨墨一怔,随即握紧拳头说道:“没错,可恶的宇宙海盗!”

“可是…可是…如果不是我太冲动了,如果不是我太没用了的话…雷伊也不会…雷伊他…他那么好…可是我却…”
  白墨墨说着,逐渐送开了拳头,眼神也再次变得灰暗迷茫,阿铁打和赛小息也从一边走过来想要安慰他,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时,罗杰再次开口了,他严肃地说:“白墨墨,这不是你的错,你要相信,雷伊会好起来的,身为一个赛尔机器人,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勇敢的对抗宇宙海盗,而不是在这里自责和消沉,你明白吗?”

  白墨墨听了,眼中似乎有了一点光芒,他抬起头来,望着罗杰,罗杰皱着眉,但是眼中的威严却让他感到莫名的信任,“船长…我知道了,我会想明白的的。”

  白墨墨的眼中又重新有了亮光,看着他终于好了一点,赛小息一行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医务室的赛尔走了进来:“报告罗杰船长,雷伊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现在任然昏迷不醒,已移往重症监护室观察。”

  白墨墨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船长,我可以去看看雷伊吗?”

  罗杰望向医务赛尔,她点了点头,:“可以去探望病人,只是病人的情况刚刚稳定下来,千万不能打扰到病人休息。”

  白墨墨点了点头应下,赛小息忙说:“我们也一起去!”然后用眼巴巴的望着罗杰,罗杰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只说道:“去吧,注意着点,别吵着雷伊休息。”

  赛小息连忙应下,一行人在医务赛尔的带领下向重症监护室走去,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毕是最深情八,归来

啊啊我终于有自己的手机号码了啊我终于不用消失在乐乎了啊感动啊感动,再发不了文我就要丧心病狂了
话说我已经透明了吧啊哈哈哈😂😂
继续啊继续

  想到这里,他镇定了下来,只是目光忽的变得阴狠,这座祀堂,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总有一天,他会亲自找出来!

  “苏队长,怎么了?”陈深见他半天不走,还在弄堂里走来走去,已经几次差点忍不住自己走了。苏三省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和状态,转过身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知道陈深已经等自己半天了,他便说道:“没什么,走吧。”说罢便率先向外走去,陈深跟在他后面,快要走过出口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向身后的弄堂望了一眼,嘴角轻轻地露出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

  一路上各个路口都有三分队的人把守,见到他们都向苏三省报告,随后就自觉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向外走。七拐八拐总算是出了这片老宅区,刚到弄堂口,陈深就注意到了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所有人都齐齐看向他们。苏三省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形想把陈深护在身后,却不料陈深直接走到他身旁紧挨着他把他向前带去,苏三省有些诧异,但还是跟着陈深往前走。

  唐山海、毕忠良和扁头都找了足足一晚上,到了早上一收到消息就立马赶来了过来,刚准备进去搜索,陈深和苏三省就出来了,陈深本来想带着苏三省走到毕忠良面前的,可才走到半路,毕忠良就扒开人群一个箭步冲到陈深面前,一把搂住陈深把他带到自己面前低下头用一双通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

  其实毕忠良是非常生气的,天知道他带着一队人怎么找都找不到陈深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害怕,后悔,愤怒,他害怕陈深一个人就这么出去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他知不知道现在上海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他后悔平日里太惯着陈深,脾气都大得没边了,竟敢这么随便一个人跑出去,他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处长放在眼里了?他也很气陈深的任性,这里可是城郊,这么偏远他也敢来?无论是戴笠那边的人,还是共产党,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

  然而就算是无尽的怒火,在看到陈深的时候,也都尽数化为担心,后怕和庆幸。但他还是沉着脸开口:“小赤佬,你昨晚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一个人跑出来了了,听到没有?”

  陈深抬头看着他淡淡的黑眼圈,毕忠良说话的时候,他就一言不发的数他昨晚新长出来的胡茬和那平日里梳得一丝不苟的油头上翘起来的乱发,毕忠良说完,他也只是将眼神瞟向别处,听不出情绪的“哦”了一声,随后就斜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毕忠良微微有些诧异,但也没说什么,这时扁头忍不住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处长,你看头儿也找到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毕忠良也没看他,只是盯着陈深,点了点头。扁头松了口气,忙到一边招呼大家回去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真怕处长一个不高兴又发脾气,想想昨天晚上…

  众人都在忙乎这离开,只有苏三省站在原地不动,直直地看着陈深那个方向,一直在现场的唐山海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苏队,走吧。”苏三省诧异地皱了皱眉,有些戒备地躲开了唐山海的手,他对唐山海突然而来的动作十分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多谢唐队长提醒。”便直接走向了三分队的车。

  唐山海站在原地,看着苏三省离开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啊哈哈哈真的一个世纪没有更新了你们猜我发生了什么~

《八重香》

一个脑洞
先把剧情梳理奉上
拙笔赋稚诗,勿嫌弃

荣酋《八重香》
一身孑然相遇心念念,二落金陵相识眼漠漠。
三行并肩相知路坎坷,四散尘埃相爱情切切。
五入时空相离缘浅浅,六持执念相思泪灼灼。
七现奇遇相逢声颤颤,八方寂寂相守情无尽。

《毕是最深情》七 变故

淡圈了很久的我,又来找打了…

  两人走进祀堂时,那里已经没了昨晚阴沉可怖的气氛,露天的场所中是明亮的阳光,只是厚厚的灰尘依然有些许漂浮在空中,走进了便会让人感觉喉头干燥,呛得咳嗽。
  苏三省本想带着陈深快步从这个依然感觉诡异的弄堂走过,却仍是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三尊神像,顿时眼眸骤然瞪大,不可思议地直直望向那第三尊神像。
  只见昨晚面容诡异,身形不正的第三尊神像此刻竟然端端正正地盘腿而坐,花纹繁复而神秘的长袍此刻也是一丝不苟地垂在膝盖周围,双眼微阖,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难以察觉的微笑,只是双手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像是在向下摊开,又像是在结什么奇怪的印,手的指甲也是奇长而尖锐。
  苏三省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神像,这跟昨晚的完全不一样!他下意识地望向神像的底座,试图寻找被移动过的痕迹,可是无论是神像底座,还是周围的地面,除了厚厚的灰尘和他们的脚印,什么痕迹都没有!苏三省狠狠地盯着地面,仿佛要把地面盯出个窟窿来,目光仔细地搜寻着,昨晚他晕在这里,可是地面甚至连一点压痕都没有,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转过头,皱着眉急切地询问陈深:“陈深,你是怎么遇到我的?”
  陈深歪着头想了想,说:“我在这弄堂走了一夜,到早上都没走出去,正着急就看见你了,怎么了苏队长,有什么事吗?”
  陈深的语气十分自然,何况苏三省也十分相信他,他摇了摇头,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们走吧。”
  苏三省穿过身,面前依然十分温和,只是心里却早就沉了下去。
  他不是个信鬼神只说的人,及时亲身经历了昨晚的奇怪和亲眼知道了今天的变故,自身的性格和经历让他知道,就算是狰狞的死人,就算是可怖的鬼神,活人,也比它们可怕得多。
 

占tag抱歉

  我开学了…初三,你们懂的……

毕深《毕是最深情》六、暗殇(2)

  “不过是个玩笑罢了,苏队长不必当真。”说完不等苏三省开口,又说:
  “苏队长找了我一夜了,应该也很累了,不去我们回去。我请客,好好补偿一下苏队长怎么样?但是呢我人穷,只能委屈苏队长和我在米高梅风流一下啦,像你们这种高级人物常去的大饭店,我可是把自己卖了也去不了啊。不过苏队长也不用太觉得寒碜,米高梅可是个好地方,苏队长去一次说不定就迷上了那儿呢。回头我可能还担心你去老毕那儿告我的状说我带坏你了。”
  顿了顿,离开靠久了感觉有些咯的墙壁,从熹微的晨光下走到了苏三省所在的屋檐下,眼珠灵活地转了转,道:
  “说到老毕,我一晚上没回去,不知道他这会是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呢还是…根本就不在意我这个一份队队长?”
  陈深露出一个抱怨的表情,就像是普通员工在抱怨老板一样,却看得苏三省心里一抽。
  “哎呀,反正我一晚上没执勤,到时候肯定又要克扣我的工资了,平头小队长的日子可真不好过啊,哪比得上苏队长这么得上司重视,前途无量呢?”
  说完嘟了嘟嘴,目光透露出些许哀怨,却又能在澄亮的眸子里找到些许狡黠与调笑,很明显,陈深说这番话只是在开玩笑。
  苏三省在陈深说请客时亮起来的目光却逐渐暗淡了下去,抑制不住咧开的嘴角也抿在了一起,眼里多了一份平常看向陈深时所没有的黑暗与深邃,但更多的,却是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愧疚,他不敢直视陈深的眼睛,却鬼使神差地有些局促和不知所措地开口:
  “我…对不起,陈深,那几天我不是故意要…”
  还没说完,便被陈深打断了:
  “苏队长,我有些累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陈深说完便收敛了先前那副吊儿郎当的神色,取而代之的苍白的脸色和疲惫的双眸,几条鲜红的血丝爬上了洁白的晶状体,嘴角微微带出一丝礼貌而恳求的微笑,显得有些吃力,大大的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柔软的发丝也没精打采得垂了下来,看起来瘦弱的身板摇摇欲坠,惹人疼惜。
  苏三省顿时反映过来,陈深昨晚可能一晚没睡,一直在这个弄堂里走着,刚刚又站着和自己说了难么多的话,长年养尊处优的身体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折腾,的立马就将刚刚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带他出去好好休息。便应了下来:
  “好,我们回去。”
  陈深望了望四周,又缓慢地说道:
  “昨儿晚上出来散心也不知怎么就溜达到了这儿,这么大的弄堂也不知是谁修的,绕了半天也没绕出去,转了一晚上,还好运气不错,今儿一大早就遇到了苏队长,也算是我人品好吧,不然就得困死在这儿了,所以苏队长要是记得回去的路的话,就请麻烦苏队长带我回去咯!”
  苏三省也望了望四周,不远处的一个转角,昨晚那个祀堂就在那里若隐若现,只要穿过那个祀堂就可以来到苏三省做完来的那条路,那里各个路口都有他的人把守,没他的指令!谁都不会离开。
  点了点头,看陈深这个样子,又叮嘱道:
  “我带你出去,你要跟紧我,别走丢了。”
  说完拉起陈深的手顺带扶住他就往祀堂走去,而陈深则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回来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插进裤兜里,又勉强用调笑的口吻说:
  “那有劳苏队长带路咯!”
  苏三省在前面走着,微微偏头望了望空空如也的手掌,嘴角轻轻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苦笑,不由自主地将手掌握成了拳,一路沉默无话,倒是陈深是不是吹上一两声清脆的口哨,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只是在苏三省看不见的地方,陈深已经不再是刚刚那副虚弱的样子,取而代之的事深沉的看不清眼底的眸子,眉目间少了一份无害与柔和,多了一份冷峻与严肃虽然嘴上还在悠闲地吹着口哨,心念电转间缺闪过了千百个心思,他看着苏三省的背影,若有所思。
os:我的妈这一章终于发完了,感觉每打一个字都是在消费我的命啊啊啊啊!!!
 

50粉点梗

不知不觉就满五十粉了,要开学的我冒着生命危险来了。
废话不多说,泥萌点吧。
我目前会(能)写的西皮:毕深,瓶邪,盖雷。
嗯,就这三个,瓶邪目前还没写过,不过有人点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文梗(不喜欢架空):春~药
                                        英雄救美(并不
                                        失忆
                                        奈何桥等待(放心HE)
                                        重伤差点死(仅限于受,因为我是受控,虐受身虐攻心,对于我来说虐心才是真的虐)
目前就这些,慎点啊!!

50粉点梗

不知不觉就满五十粉了,要开学的我冒着生命危险来了。
废话不多说,泥萌点吧。
我目前会(能)写的西皮:毕深,瓶邪,盖雷。
嗯,就这三个,瓶邪目前还没写过,不过有人点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文梗(不喜欢架空):春~药
                                        英雄救美(并不
                                        失忆
                                        奈何桥等待(放心HE)
                                        重伤差点死(仅限于受,因为我是受控,虐受身虐攻心,对于我来说虐心才是真的虐)
目前就这些,慎点啊!!